新潮能源卷入唐万新纠纷案被问询 要求核查与“德隆系”的关系

发布日期:2019-10-25

    图片来源:摄图网新潮能源(600777,SH)与“德隆系”及其核心人物唐万新的关系浮出了水面。12月18日,新潮能源披露,公司卷入涉及金额达到超过6亿元的诉讼中,另外的相关方包括名为“唐万新”的被告。12月19日,新潮能源公告表示,其部分银行账户因此事遭到冻结,涉及2958万元。新潮能源与德隆系、唐万新的潜在关系长期受到市场关注,主要是因为其7家参股股东的特殊背景。此外还有一笔失败的矿业投资背后牵扯到德隆系相关方。此次纠纷发生后,上交所发送问询函,要求新潮能源说明与唐万新及“德隆系”存在何种关系,新潮能源的答复或许将解答众多投资人的疑问。问询内容涉及唐万新和“德隆系”新潮能源于2018年12月18日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达《应诉通知书》,内容包括,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中岩)作为原告,就其与北京正和兴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和兴业)、唐万新合同纠纷一案,申请追加新潮能源为被告,请求判令新潮能源承担被告债务连带责任,涉案金额合计涉及金额超过6亿元。交易所要求新潮能源补充披露其向恒天中岩提供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保证的内容和协议的真实性,并要求新潮能源自查内部是否存在上述担保事项的知情人。上市公司与恒天中岩、恒天龙鼎、正和兴业、唐万新及“德隆系”存在何种关系,是否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等。新潮能源表示,上述诉讼提及的担保,未经其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公司现任董事会在收到上述应诉通知书之前对该担保不知情。如果新潮能源所述属实,那么其将再度产生一例类似“萝卜章”、“糊涂债”的事件。记者注意到,类似事件今年在A股已经发生多起,但此次涉及德隆系的唐万新,所以显得有些特别。纠纷进一步发酵,19日晚间,新潮能源又发布公告称,经核查,新潮能源在烟台农商行、烟台银行、华夏银行开立的银行账户资金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截至目前,公司银行账户实际已冻结金额2958万元。新潮能源表示,其将立即对公司对外担保情况进行排查,不排除后续其他资产被冻结的情况,公司将高度关注相关进展,并按照法律、法规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12月19日晚,记者联系新潮能源董秘试图采访,但未获得回应。曾有媒体质疑与“德隆系”有关新潮能源和德隆系是否存在关系,早已是市场长期探讨的话题。此次交易所明确问询其关系,或许能解答许多投资人的疑问。唐万新,这个资本市场曾经最显赫的大佬,其布局一直以枝蔓庞杂著称。他创始的德隆系由地处西北边陲的小公司发展为千亿金融帝国,却最终因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非法获利,2004年底被警方逮捕,其旧部也陆续入狱。自唐万新2009年10月获假释以来,其资本网络又似乎再度钩连成形。截至目前,市场普遍认为存在四家上市公司与“德隆系”有关,新潮能源是其中之一。一个值得注意的背景是,今年4月份,新潮能源董事会经历“大换血”,包括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在内的11位董监高提出辞呈。同时,部分股东开始谋求话语权,合计持股7.7615%的7家有限合伙企业提交相关董监高补选和罢免议案。7名股东分别是杭州鸿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鸿裕”)、上海关山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关山”)、绵阳泰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绵阳泰合”)、宁波启坤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启坤”)、宁波驰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驰瑞”)、宁波祺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祺顺”)、宁波善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善见”)。这些有限合伙企业均是通过新潮能源2015年5月定增进入公司,《中国证券报》的报道显示,7名合伙企业股东与上述四家被认为和德隆系存在关联的上市公司有交集,其中绵阳泰合GP方委派代表的赖孝辉系“德隆系”旧部,并曾于2009年与唐万新一同被列入市场禁入名单。交易所曾要求新潮能源说明这7家企业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在回复中,新潮能源表示,它们不存在一致行动协议或类似安排,不存在部分或全部一致行动关系的情形。《每日经济新闻》7月份还报道,新潮能源曾出资6亿元参与了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哈密合盛源)的增资扩股,但哈密合盛源核心资产——雅西铁矿的使用权却一直未完成转让,记者当时调查发现雅西铁矿已经被拆除。针对这笔失败投资,交易所也曾问询,要求新潮能源说明增资参股哈密合盛源的目的、定价依据,采矿权转让手续未办理的原因,哈密合盛源的其他股东,如自然人张国玺,与新潮能源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中国证券报》报道,张国玺是曾经“德隆系”旗下新疆屯河原总经理。在“德隆系”崩盘后,张国玺主要从事果蔬、食品行业,其一度还试图入主由“德隆系”旧部掌控的*ST皇台。每日经济新闻